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从诺基亚到味千

发布时间:2022-06-16 03:15:44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从诺基亚到味千 从诺基亚到味千  文/江迅

诺基亚日暮西陲,日本电器盛极而衰,日本人将中华拉面变身“国面”,味千又从日本走进中国而红火,不论正负输赢,正缘于两个词:是“创新”亦或“守旧”而已

诺基亚公司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好多年前,我还为供职的周刊采写封面故事“芬兰经验”。要书写芬兰现代史,回避不了诺基亚,诺基亚与圣诞老人一样,是芬兰不朽的国家神话。其实,3年前,这家手机巨擘,仍在全球手机市场占四成份额,但2010年第4季急遽减至三成,风行世界的诺基亚经验,当下光环褪色。不久前,诺基亚新任首席执行官史提芬?埃洛普宣布,公司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

埃洛普给员工发出一封内部信,他坦诚说,苹果公司的iPhone,早在2007年就进入市场,但诺基亚至今没有类似产品,“我们的失败,在于创新太慢”。言辞恳切,字字血泪。

说芬兰手机,就会想起日本电器。此前在东京早稻田大学一个学者小型交流会上,说到创新的话题,我就提出疑问: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始终在全球家用电器市场独领风骚,难以解释的是,在手机这一环节完全无法在国际市场竞争,日本家用电器产品发展到MP3之后,就明显止步了。从摩托罗拉兴起,到诺基亚取而代之,再由苹果iPhone等智能手机上台狂舞,素来创新力极强的日本品牌仅是旁观者,干瞪着眼让这块肥肉任人宰割。日本电器业从此步入黑暗期,只能靠传统家用电器吃老本。

交流会后,天已黑了,几个日本学者带我逛“东京拉面秀(展销)”,品尝拉面。东京奥运体育场馆边上的驹沢公园中央广场,彩灯闪烁,人山人海,每个摊档前都是长长的人蛇。今次为期五天的拉面展销是第二届,上届入场人数多达10万。近百种拉面,我尝了两种:新泻面魂传承会的拉面和滋贺拉面维新会的拉面。我完全是冲着拉面的名称作选择的,拉面是一种“魂”,拉面要“传承”要“维新”,自然可圈可点了。

仅在东京,我就去过多家拉面店:有号称“绝对自信拉面”的“天下一品”,自喻“中央线最有人气的拉面店”的“青叶”……据《朝日新闻》调查,得出“国民食品”的双璧,竟然是咖喱饭和拉面,而寿司、乔麦面,乌冬紧随其后。大众化的拉面,成了“国面”,全社会推动着“庶民美食运动”,崇尚“庶民美食主义”。

在日本,拉面店影响可谓无所不在:电视播放推介各地“名物”拉面;全城拉面王大赛;书店里排列着拉面词典、拉面图解、拉面全书;超市里拉面商品琳琅满目;网络上人气颇旺的拉面爱好者组织、研究会、讲习所。有留学日本的中国学生说,就差没有组个拉面党了。

其实,日本人都承认,拉面源于中国。最普遍的一种说法是明末浙东人朱舜水将拉面传进日本。“拉面”又称“龙面”、“支那面”。以拉面为主打的“中华料理”,掳获日本人的胃和心。数百年来,日本拉面已从一碗简单的清汤面,发展到五花八门的拉面王国。这是日本人的变革、创新,日本各地都有人研发出别具地方风味的拉面,拉面成了日本饮食文化的代表之一

我在香港吃的第一碗拉面是味千拉面,那是15年前了,我移居香港的两年后。那个大头女娃调皮地端着一碗拉面的餐厅标志,当时就印象深刻,如今这个标志已融入千万中国人脑海。将这碗拉面从日本引进香港和内地的拉面女王,就是味千(中国)控股主席潘慰。

潘原先在香港经营贸易,一次去日本九州岛熊本旅游,在味千拉面馆吃午餐,一碗热腾腾的拉面,香气扑鼻,味道特别。她从小在山西长大,山西人喜欢吃面,却不爱喝肉骨汤。妈妈常将肉店弃置的猪骨带回家。这猪骨经一晚熬煮,再加入面条、蔬菜。儿时美味的记忆恍惚重现。

她找到商机,开始接触味千,考察工厂,经多番谈判,1996年获得味千在香港和中国内地永久经营权。在香港铜锣湾闹市,潘开了第一家味千拉面店,经营3个月就有160万港元营业额,利润率高达三成。如今在内地和香港已有520家连锁拉面店,市值130亿港元。日本味千各分店的汤、面条、半成品原料,都统一采购、生产、提供,分店厨房只是简单再加工。潘属下的分店开多了,也在多个城市开设中心厨房,为分店提供统一产品,每碗面的分量、煮炸食品的时间、调味品的分量,都设有标准。她说:“要把廉宜的东西卖贵,是需要用心的。因此,我们创新管理服务,做到‘三度’,即温度好,速度快,态度好。”

诺基亚日暮西陲,日本电器盛极而衰,日本人将中华拉面变身“国面”,味千又从日本走进中国而红火,不论正负输赢,正缘于两个词:是“创新”亦或“守旧”而已。

西藏口腔科医院排名
西藏口腔科医院排名
西藏口腔科医院排名
西藏口腔科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