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大庆油田破解低油价时代压力三重门龙海

发布时间:2020-10-18 15:16:18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56年前,大庆石油人用一场艰苦卓绝的“石油会战”仅三年就探明了面积达860多平方公里的特大油田,并建成500万吨的原油年产能,占到同期全国原油产量的半壁江山,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石油工业落后的面貌。

56年后的今天,大庆石油人又迎来一场新的“战役”:这次,他们的“敌人”不是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不是捉襟见肘的作业条件、甚至不是时刻潜伏的井喷危险,而是来自于油田产量自然递减、国企改革改制叠加国际油价暴跌后的压力“三重门”。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占中国内陆油田总产量近四分之一的大庆油田自去年开始新一轮减产,按计划到2020年产量将调减至3200万吨,年均减幅逾130万吨。

而在低油价的背景下,大庆也和国内外其他油田一样备受收入锐减的冲击,去年一年油田收入就减少逾1000亿。

当下大庆油田的真实现状究竟如何?低油价给油田带来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如何让大庆摆脱资源枯竭型城市惯有的沉疴宿疾?带着这些问题,上证报记者近日对大庆石油管理局总会计师闫宏进行了一次独家专访。

上海证券报:大庆油田曾创造过辉煌的历史,其开发历程被誉为“世界石油开发史的奇迹”。但经过几十年的开发建设,油田不可避免也遭遇了一些现实的矛盾和问题。您认为当前油田最主要的矛盾和问题有哪些?能否具体介绍一下过去这两年来所处的环境。

闫宏:作为中国最大的内陆油田,大庆油田自1960年开发建设以来,曾实现连续27年稳产5000万吨以上,连续12年稳产4000万吨以上,累计生产原油22.7亿吨,上缴利税等资金2.6万亿元,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了贡献。但作为一个老油田,大庆油田已经开发建设了56年,目前面临的最大矛盾是资源接替的矛盾,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可持续发展问题。这一矛盾和问题,在国际油价持续走低的情况下,表现得尤为突出,首先就体现在资源接替不足,如油田储采平衡系数一直在0.6左右,每年新增的石油探明储量,低渗透、超低渗透占比较大,剩余可采储量少,后备资源不足。其次是开采难度加大的问题:大庆主力油田已进入到特高含水、特高采出程度的“双特高”开采阶段,剩余油高度分散,开采难度越来越大。而由于油气开采对象变差、开发成本上升,加上折旧折耗增长等因素影响,油田效益产量比例下降,低效产能增加,导致“十二五”以来油气主营业务投资资本回报逐年下降。

另一方面,企业发展空间也是一大问题。大庆油田“走出去”虽然取得了重要突破,但与达到非油气业务“半壁江山”还有较大差距。不仅如此,由于历史遗留等因素影响,油田目前还承担着物业、公交、医疗、高等教育等企业办社会职能,每年需为此支出相当大的费用。

上海证券报: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之后,大庆油田的经营压力十分突出,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应对?对今年下半年的经营情况有怎样的预测?

闫宏:国际油价近两年出现断崖式下跌,给油田生产经营带来严峻挑战。受此影响,油田收入、利润、税费下降幅度较大,今年一季度外围区块已出现整体亏损,老区部分主力区块也跌破盈亏平衡,且随着油气投资规模压缩、措施工作量削减,工程技术、工程建设等未上市业务扭亏增盈的形势也比较严峻。

虽然低油价我们无法左右,但却倒逼我们调整挖潜、内生动力、提高效益。我们已将企业遇到的挑战和压力层层落实分解,化危机为机遇,强化管理,提高整体运行的效率和质量。在集团公司的部署基础上,我们重点从八个方面入手,实施全员全方位全过程的提质增效,包括研究制定了《开源节流降本增效工作实施方案》,细化了九大类31项具体对策和指标,形成任务层层分解、压力层层传递的工作机制,突出系统调整,优化生产组织提质增效。

此外,我们还统筹未上市业务,发挥一体化优势提效益,积极推进工程技术、工程建设、装备制造、油田化工、生产保障等重点业务扭亏增效,加快开拓外部市场,非油业务收入去年比2014年增长7.6亿元,实现了经营业绩的逆势增长。

上海证券报:国家去年作出供给侧改革的重大战略决策,并下决心破解产能过剩顽疾。我们看到大庆从去年就开始减产,其实在去产能方面已走在全国前列。大庆油田对此是如何考量的?

闫宏:1960年“石油会战”的时候,中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达到60%,现在又回到这个水平,表明当前国内石油产量还远不能满足消费需求。尽管“十三五”期间石油消费需求增速有所减缓,但依然会不断增长。因此,对上游来说,主要是如何提高开发效率的问题,要提升油田整体经营的能力。

大庆去年开始的减产是一个有序过程,属于一种主动调整:按照我们的规划、目标和目前的资源、技术情况,在调整过程中也会突出效益。在决定哪些油井停产、哪些产能新建时,我们有一套严格的评价体系,效益达标的才能动用,没有效益的就不上,总体会按照效益来评价,逐步调整产量和结构。

具体到产量目标上,初步估算是到2020年将油气产量当量维持在3500万吨以上,但这一数字尚未最后定论,还需进一步论证。同时,我们也要努力推动未上市业务竞争力持续增强,实现经济效益在可比油价下稳步提升。

上海证券报:目前各个油田都在过紧日子,大庆的员工如何度过寒冬?各级员工这两年的工作、生活有哪些变化?在去产能过程中,人员的安置和再就业情况怎样?大庆在解决冗员等各方面问题时有哪些经验可供其他油田公司分享?

闫宏:油价下跌、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以来,的确出现一些困难。尽管如此,大庆油田仍积极想办法改善职工生产条件,通过装备自动化来降低职工劳动强度。同时,职工生产生活环境和就餐质量也得到改善,例如在钻探工程公司实施钻井队公寓化管理,推行钻工工服专业集中清洗服务等。此外,我们也在强化内部管理,建立机制体制,更加突出效益观念,优化人力资源,做这些都是为了保持队伍的稳定与和谐发展。大庆在这方面很平稳,没有出现大的波动。

在人力资源优化方面,大庆油田这几年围绕油田产能建设需求,大力控制用工总量,持续挖掘内部潜力,采取跨单位劳务输出、单位内部优化配置等方式,将富余人员从后线向一线岗位调剂配置,既缓解后线富余人员压力,又满足一线生产需求,有效盘活了用工存量,减少了新增用工需求。

上海证券报:要实现大庆油田可持续发展,走“以气补油”之路是现实选择。为此,大庆做了哪些努力?成果如何?

闫宏:我们已经把天然气业务纳入油田发展的核心位置。去年,大庆油田生产天然气35.3亿方,创历史最好水平。进入“十三五”后,我们要把天然气业务作为战略性、成长性、价值性工程来抓,使之成为支撑油田持续发展的主要业务之一。

对大庆来说,天然气业务本身具备良好的发展基础。目前,大庆东北探区天然气探明率仅为11.7%,是近期的重点勘探开发领域。我们要加快气田产能建设进程,计划新建年产能8亿立方米左右,气井气产量比2015年增加1.7亿立方米左右。

未来,大庆油田天然气业务还要继续保持快速发展。要结合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总体部署,在大庆东北等两个探区深入做好资源和市场的开发建设工作,加快推进天然气上下游建设,发挥天然气清洁能源优势。

上海证券报:过去几年大庆油田在转型升级方面采取了哪些举措?面对老油田开采难度不断加大、剩余开采储量不断减少的现状,油田公司如何提升开发技术、降低开发成本?如何在稳产保供和降本增效方面实现平衡?

闫宏:这方面我们主要做好精细调整,精细挖潜,让油田开发“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其中,水驱开发方面重点优化产量结构,压缩高成本产量比例,增加低成本、高效益产量;三次采油方面主要推进聚驱提效,稳步扩大复合驱推广规模。目前,三次采油产量已连续14年保持1000万吨以上稳产。

今年,我们还要不断深化开发精细管理,不断强化投资成本控制,不断夯实油田开发基础。通过优化投资方案,提高生产运行效率,降低开发成本,在保证油气生产目标的基础上,实现提质增效。例如,水驱开发方面大力开展以加大精细注水调整力度、强化油井措施挖潜为主要内容的综合调整工作,不断改善开发效果。聚合物驱开发重点是抓好注聚区块的优化调整工作,提高聚驱效率。

总体而言,我们会按照油价变化情况和效益排队结果,控制产能建设规模,坚决不上达不到效益标准的项目。

关注有惊喜

北京礼仪公司

铝包钢绞线

全自动加药装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