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岁女童国学班学习四个月遍体鳞伤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7:49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响起,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的病房内,张梅忙乱地帮女儿童童揉着太阳穴。

就在四个月前,张梅将女儿托付给以“老师”相称的张红霞手中,希望在北京接受到正统的国学教育。如今,童童再回到她身边时,除了遍体鳞伤之外,剩下的,只有在顺义那间小院里挥之不去的梦魇。

躺着病床上的童童 摄/记者 杨益

童童刚接回时的伤势 摄/记者 杨益

童童受伤前的样子 家长供图

探访

9岁女孩 寸头浑身是伤

昨晚7点,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的病房外,响起了一阵热闹的鞭炮声,但仍然很难将童童的哭嚎声压下去。张梅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

这是一个9岁的女孩,却留着与年龄和性别极不相符的寸头。四肢、躯干、甚至头部,在她的周身上下,有些伤疤已经长出新肉,有些才刚刚结痂。

又是一阵疼痛袭来,童童微睁的双眼突然放大,进而开始大叫:“我的头,疼!疼!”

张梅慌乱得让女儿枕在自己膝上,尽管自己周身不住地颤抖,但仍尽力让双手温柔地按摩着童童的太阳穴。

母亲的安抚似乎并没有起太大作用,童童开始用自己的方式缓解痛苦。哭声成倍的增强,攥紧拳头猛砸自己的额头。张梅紧盯着女儿动态,因为此前的外伤,那双小手上有些指甲几乎已经与皮肉分离。

就在此时,北京顺义区木林镇业兴庄内,童童曾被"托付"四个月的那间小院,大门已经紧锁。多位村民证实,警方人员曾到此处进行过武汉哪里能治银屑病调查。而张梅则告诉记者,造成童童多处内外伤的“老师”张红霞,已经被警方控制。

起因

进国学班 开始时很美好

两年前,经朋友介绍,张梅与张红霞结识。数次到家中探访,甚至还带来礼物,张梅觉得,这个50多岁的女人“很热心”。但她也承认,在张红霞身上,并不能看到太多文化素养的影子。

“你知道么,张老师看中你们家童童了。”今年初,张梅从朋友那里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在旁人口中,张红霞是一名公益人士,热心帮助困难家庭的子女。在这样的印象之下,一种莫名的信任悄然在张梅心中形成。

最终,在今年春节前,张梅和张红霞敲定,节后就把女儿童童送进后者在北京开办的“女德国学班”内。

按照张红霞当初的承诺,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由国学大师的弟子免费授课,成年之后,童童会被送进大学或分配工作。当脸部永久脱毛多少钱然,也有看似并不“过分”的要求:为了保证学习,至少半年内,张梅不能和女儿联系。

“我真的是为孩子好啊。”张梅清楚地记得,女儿并不是很情愿这趟外出的学习,但她也习惯了听从母亲的安排。“她跟我说,妈妈让我去,我就去。”

2月18日,张梅将女儿送到了张红霞家中,这位“老师”给了母女二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如今再回忆起来,张梅觉得,当张红霞看到自己真的带来女儿时,这份热情有些过头了。

剧变

一个电话 得知女儿生病

在送走女儿后不久,张梅收到张红霞发来的两张照片,童童一张在洗碗、一张在读书。看到这些,张梅的信任感再次增强。

张梅的主要营生是作画,她遵守了不与女儿联系的承诺,开始"疯狂"的创作,希望趁这段时期为家庭做更多的物质积累。但张梅也没忘记,一定要感恩张红霞。“那会儿我就想,就算张老师说是免费的,以后我也一定要报答她。”

但是,所谓的半年之期却提前到来了。5月26日,张红霞打来电话:“你快来北京一趟吧,你女儿得水痘了。”

惊愕

“她不让说 都是她打的”

次日中午,张梅赶到了顺义区木林镇叶兴庄,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女儿“上学”的地址。村中大路上,张红霞主动出来迎接,但她却始终不敢直视张梅的眼睛。

小院内陈设简单,只有三面的平房。但张梅已经顾不得这些与“学堂”明显不符的环境,她只看见了院中那个黑瘦小孩-----女儿童童。

此时已值初夏,童童里外还穿着两层衣裤,外面还套着一件裙子。没有母女重逢本该有的兴奋,她眯着眼注视着张梅,半响才哼出了一声“妈妈”。

张梅告诉记者,再见女儿,童童已经很难行走,甚至就在院内开始解手。张红霞见状,赶忙掀起了童童的衣服。到此时,即使涂着了浓重的紫药水,也很难再掩盖那遍布周身的伤痕。

“都这样了,她还说这些都是皮肤病。”在等待亲戚开车来接的几个小时里,张梅的哭泣一直没有停止。而她回忆,一旁的张红霞始终是漠然的。“她一直说我瞎咧咧啥,看见女儿应该笑。”

即使到这时,张梅对张红霞仍保有最基本的信任。按照她所说的“皮肤病”,当日张梅带着女儿往返京冀两地求医,却都没查出结果。

直到当天晚上,张梅拿起剪刀,尝试着分开已被血痂紧紧粘连的皮肤和衣物时,女儿童童终于开口了:“张老师不让说,这些都是她打得。”

痛苦

四个月间 老师多次施暴

根据医院的诊断报告,童童的手指、脚步和锁骨有多处骨折,同时还伴有不时出现的剧烈头痛。但这些都不足以还原,四个月里,在那小院中发生的一切。

面对记者的询问,童童承认,“张老师”曾带她上过类似语文的课程。但她记忆更清晰的是,到达小院一个月后,张红霞第一次踹向了自己。

在此之后,施暴的频率和方式都在升级:用木棍、锤子击打身体;赤着双脚,在石子地上跑步一个小时;揪住耳朵,猛撞向墙壁;用尖利的物体扎进指甲......

在童童口中,每次施暴的理由同样让人无法接受。在张红霞的要求下,她曾咽下已经使用过的手纸。“因为那天不知道是谁,用手纸扯得有些长了。”

在事发后,张梅无意中发现了张红霞的微信圈。3月20日的一则图片消息,彻底撕碎了她对这位“老师”最后一丝理解。

照片中,童童已经被理成了寸头。她和另外两位孩子被张红霞标注为“被社会遗忘的孩子”,希望以此获得衣物捐献和献爱心。

昨天下午,记者回到业兴庄内,村民大多不知道小院曾经发生的一切。只是有人记起,小院的女主人似乎对自家门前很警惕,即使摆放一辆自行车都不被允许。

后续

“她有良心 只是做不到”

张梅告诉记者,面对童童时而剧烈头痛的症状,目前所在的医院已经建议,寻找更加专业的医疗机构进行治疗。

看着病榻之上的女儿,张梅最恨的人是自己。“我恨不得把自己一刀刀劈了。”

她没有讳言童童生自单亲家庭的事实,这也是希望女儿学习国学的原因之一。没有苛求与他人的攀比,只是想修养德行,成人后少走自己感情上的弯路。但张梅断不能接受的是,这一切最终换来的是女儿遍体鳞伤。

如今,张梅唯一宽慰的是,童童继承了自己的宽容。她曾问女儿恨不恨张红霞,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

几个月前,张红霞在电话中言之凿凿的保证:是世界上最爱张梅女儿的人。类似的话,她也曾对童童说过。

再提起这些,童童只道:“张老师还有良心,只是说到做不到。”(法制晚报 文/记者 刘汨 张沫然 摄/记者杨益)(文中除张红霞均为化名)

渭南职业装定做

南阳西服订制

呼和浩特订做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