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阎连科获卡夫卡文学奖为首位获该奖中国作家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5:54:04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阎连科获卡夫卡文学奖 为首位获该奖中国作家

作家阎连科 作家阎连科受领2014年卡夫卡奖演说词 北京时间10月22日晚11点卡夫卡文学奖组委会颁奖,正式授予中国作家阎连科2014年度卡夫卡奖。这是卡夫卡奖成立14年来首次将该奖授予中国作家,阎连科也是继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之后,第二位获此奖项的亚洲作家。授奖词上写道:“无论从文学还是经历,阎连科都实至名归。他有着犀利的讽刺和对现实的观察能力,最重要的是他拥有面对现实的勇气。这和卡夫卡的创作精神一样。” 在颁奖仪式上,阎连科作了名为《上天和生活选定那个感受黑暗的人》的演讲。以下为演讲节选-- 我过早地懂得了黑暗,   不是颜色而是生活本身 从某个角度说,作家是为人和人类的记忆与感受而活着。因此,记忆与感受,使我们成了热爱写作的人。 那时候,我只有几岁,随着母亲去寨墙下面倒垃圾,母亲拉着我的手,指着寨墙上呈着瓣状的观音土和散粒状的黄土说:“孩子,你要记住,这种观音土和榆树皮,在人饥饿煎熬到快要死的时候,是可以吃的,而那种黄土和别的树皮,人一吃就会更快的死掉。” 说完,母亲回家烧饭去了。她走去的身影,如同随风而去的一片枯叶。而我,站在那可以吃的粘土前,望着落日、村舍、田野和暮色,眼前慢慢走来巨大一片幕布般的黑暗。 从此,我成了一个最能感受黑暗的人。 从此,我过早地记住了一个词汇:熬煎--它的意思是,在黑暗中承受苦难的折磨。 那时候,每每因为饥饿,我拉着母亲的手讨要吃的时候,只要母亲说出这两个字来:熬煎,我就会看到眼前一片模糊的黑暗。 于是,我也过早地懂得了黑暗,不仅是一种颜色,而且就是生活的本身。之后,我当兵走了,离开了那一隅偏穷的村落,离开了生我养我的那块土地,无论生活中发生怎样的事情,我的眼前都会有一道黑幕的降临。而我,就在那一道幕布的后边,用承受黑暗,来对抗黑暗,如同用承受苦难的力量,来对抗人的苦难。 人们在为幸福载歌载舞的时候,   我发现有人在他们脚下系绳 今天,以一个作家的目光,去讨论一个国家的现实,都显得力不从心、捉襟见肘;然对于那个作家而言,因为这些本无好转,却又不断恶化、加剧的无数无数--人们最具体的饮、食、住、行和医、育、生、老的新的生存困境,使得那里芸芸众生者的人心、情感、灵魂,在那个作家眼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焦虑和不安,恐惧而兴奋。 他们等待着什么,又惧怕着什么,如同一个垂危的病人,对一剂虚幻良药的期待,既渴望良药的尽快到来,又担心在它到来之后,虚幻期待的最后破灭,而随之是死亡的降临。这样期待的不安和恐惧,构成了一个民族前所未有的焦虑心。这颗民族的焦虑心,在那个作家那儿,成了最为光明处的阴影;成了光明之下的一道巨大幕布的另一面-- 没有人告诉那个作家,国家那列高速发展的经济列车,会把人们带到哪儿去。 也没人告诉那个作家,直至今天,百年来从未停止过的各种各样的革命和运动,在每个人的头顶,酝酿的是乌云、惊雷,还是一片可能撕开乌云的闪电。 更是没人能够告诉那个作家,人心、人性、人的尊严,应该用怎样的价格去兑换。 但我坚信,在那一片广袤而充满混乱和生机的土地上,我和我的写作,或多或少,将会有它无可替代的意义。因为,在那儿--生活、命运和上天,选定了我是那个生来只会、也只能感受黑暗的人--我像那个看见了皇帝没有穿衣的孩子,在阳光之下,我总是会发现大树的影子;在欢乐颂的戏剧中,我总是站在幕布的另一边。

成都运输私家车公司

成都货运

广州私家车托运

成都到福州物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