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腐败网络中戴官帽的高管们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3:15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人们对于官商勾结的戏码已不陌生。比如丁书苗之于刘志军、刘汉之于周氏父子,徐明之于薄熙来……一方是腰缠万贯的富商,一方是手握重权的高官,狼狈为奸,上下其手。

然而近期的一系列案件,却让人们关注起贪腐网络中的另一类角色——那是真正的红顶商人,先在仕途当官,后来加入国企。游走政商两界,既有官帽子,又有钱袋子。更关键的是,在政商两界的深厚人脉,让他们的影响力远超常人。

这类落马的企业家,可以列出长长的名单:曾担任天津开发区地税局长,后任北方国际信托公司董事长的霍津义;曾担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后任上海申能集团副总经理的王维工;曾担任成都青白江区委书记,后任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的戴晓明;曾担任山西忻州市委常委、副市长,后任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的白培中……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这类拥有政府与企业双重历练的国企负责人,一旦陷入腐败大网,往往还会成为网络中的关键节点。

大案要案的突破口

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后,许多媒体撰文分析,“四面埋伏打老虎”的第一枪,正是指向原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戴晓明。

最高行政职位为区委书记的戴晓明,或许与“最大的老虎”并无多少直接联系。但戴晓明的落马,却成为周永康“爱将”李春城被“两规”的前奏。而自李春城之后,多名周永康曾经的部下遭到调查。

戴官帽的商人落马,成为大案要案的突破口,戴晓明绝非特例。

曾担任天津开发区地税局长的霍津义,是原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工委书记皮黔生的得力干将。在皮黔生的提携之下,霍津义出任北方国际信托公司董事长。

2005年12月,霍津义被中央纪委“两规”。此后,便是持续一年多的津门官场地震——霍津义交代了时任天津检察长李宝金及其情妇王小毛的犯罪线索;与李搭档多年的时任天津市政协主席宋平顺受此牵连,在自杀后仍被开除党籍;进而则是皮黔生的落马。

另据媒体报道,如今持续震荡的山西官场,也与数年前引起舆论哗然的白培中案不无关系。原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是今年落马的第一名山西副省级官员。在金道铭之后,山西官场半年内有7名省部级官员被调查。有媒体报道指出,原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当年正是在金道铭的包庇下躲过一劫,这也是金道铭被“两规”的一条重要线索。在金道铭落马后,白培中案也被重新调查。

去年,云南锡业集团董事长雷毅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今年7月,原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被开除党籍。后据媒体报道,在一座大型矿山的交易过程中,雷毅与张田欣之间拥有极深的交集。在张田欣被开除党籍两个月后,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这些有官场背景的企业家,为何屡屡成为大案要案的突破口?一名曾在某地级市担任处级领导,后赴国企任职的人士向记者分析说,如今很多商人想接触领导,领导还是有顾虑的,担心走得太近,影响不好。但像自己这种身份,和领导接触却容易得多。况且过去在政府任职,许多领导本来就是老上级、老熟人,自然有些交情。另一方面,经营企业做生意,自然要和各类人物交往,甚至在某个项目上和民营企业合作,也是无可厚非的。“自己行得端、坐得正也没什么,可真要想搞什么名堂,机会肯定不少。甚至可以在领导和民企老板之间穿针引线。”

一名在纪检系统工作多年的人士介绍说,有过政府任职经历的国企负责人,毕竟不同于在职领导,查办这类案件时,考虑的因素要少一些。另一方面,经营企业的人整天和钱打交道,真要伸手捞钱,往往涉及金额巨大,留下的线索也更多。

官场失意者?

国企高管出身于官场,尽管在外人看来风光无限,但在他们内心深处,却也有着仕途不顺的烦躁。

据知情人士介绍,原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戴晓明曾对晋升副市长怀着十分强烈的信心,他在青白江区委书记任上,也做了一些事。后来由区委书记调任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尽管属于平级调动,但深谙官场惯例的戴晓明清楚,自己晋升副市长的希望十分渺茫。

上海市黄浦区副区长出身,先后担任百联集团总裁与光明集团董事长的王宗南,在企业工作时依旧有杀回马枪的念头。可惜组织安排的一些行政职务,并未让他心满意足,最后只得在企业工作直至退休。

在当年的天津官场,北方国际信托公司董事长霍津义是众所周知的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工委书记皮黔生的心腹。伴随皮黔生的一路高升,霍津义自然而然把目光瞄向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为了霍津义如愿以偿,皮黔生甚至亲自陪下属进京,以图打通各种关系。可惜因为各种原因,霍津义升官梦碎。皮黔生虽然立即安排霍津义来到北方国际信托公司,但这样的肥缺,或许并不足以弥补霍津义心中的挫败感。

一般说来,由政府官员转任企业负责人,有可能意味着此人的仕途已经达到顶点。在某些地方,甚至有安排那些退居二线的官员去国企任职的惯例。久而久之,社会上还流传出一种说法,那些去企业的官员,都是领导比较喜欢,但提拔起来确有难度的人。“作为补偿,让你去企业挣几年钱。”但也不乏真正想换个环境工作的政府官员。

一名曾在某省会城市担任财政局副局长,后赴银行担任行长的人士告诉记者,去企业挣钱的说法并非全无道理。比如自己到银行任职前被叫去谈话,领导就表露过这层意思。

这名人士同时说:“但挣钱绝不是让你放手捞钱。过去在财政局,一个月工资几千,现在银行年薪上百万。如果还不满足,要去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真是得不偿失。许多从政府到企业工作的人,老觉得不平衡,甚至蜕化为腐败分子,实在令人惋惜。”

政府与民企间的“关键先生”

“有些从过政的企业家还是腐败网络中的关键一环,”一名长期在国企工作的员工告诉记者,除了他们本身的交际圈子便于在领导与富商之间穿针引线,还在于特殊国情下,民企希望搭上国企的顺风车。

上述员工介绍,官员如果直接给予民企种种优惠政策,难免会让人想入非非。于是,民企与国企绑在一起,无论是挂牌经营还是股份合作,总能得到种种便利。尤其领导想给予一些优惠政策时,也可以理直气壮很多。

他告诉了记者一个例子,当地一家开发商找到一家国企合作开发楼盘,而后又以国企经营困难,财务状况欠佳为由,向政府申请了系列优惠政策。“哪怕领导同意给优惠政策,如果仅是一家民企,估计也很难办。”

民企与国企相勾结的事例,在刘汉案中也有体现。根据湖北警方向检察院移送起诉材料里披露的内容,刘汉长期与一家大型央企合作。在构建虚假贸易背景下,民企替国企做大销售量,而国企帮民企低成本融资。能操作这种业务的国企一般规模较大,央企身份较容易获得银行授信,在这种交易里相当于充当刘汉的“二银行”,刘汉借此获得融资;国企则可以扩大业绩规模,并坐收近10%的利息差。

一名民营企业家则向记者感叹,国企拥有强大的融资能力,很多时候还占有垄断资源。一些中小民营企业为了获取高额利润,自然期望与国企攀上关系。如果国企的负责人还从过政,握有政府资源,那会有更多人趋之若鹜。

近段时期,河南煤炭企业多名高管落马。据知情人士介绍,这些落马高管或多或少都与几年前的煤炭改革有关。当时有关部门力推资源整合,民营中小煤矿有许多被国企兼并收购。在这一过程中,收购价具体如何议定,某些国企高管是否因为拿了好处,存在高价买矿的问题?

不久前接受调查的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就被外界质疑高价从山西首富张新明手中买矿。据报道,央企华润电力花费80亿元收购民营企业山西金业集团所属煤矿以及焦化厂等资产,被指资产价值严重高估,存在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所收购项目问题重重,亏损严重,其中一煤矿竟然是一闲置多年的未开发井田。

“行政内解决级别问题,国企内解决待遇问题”成为不少人完美的“职业规划”。甚至有时,一些升迁无望的党政干部会主动去国企。(记者 龙在宇)

郑州定做职业装

榆林定制西装

滁州西装制作

纳河西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