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游泳队之谜团飘散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8:09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鲁焱,居然是你?”佐子健大吃一惊地说。

“没错,一切都是我干的,马上就该轮到你了!”鲁焱拿着刀朝他走来。

“鲁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因为没有让你首发出场还是?”马教练质问道。

“哈哈,首发?你这家伙检举我爸爸是怎么回事呢?为了自己的利益,你这种二流选手都当上了我就想笑。为了这一天我蛰伏了多久你们知道吗?”鲁焱笑着说。

“你爸爸?你是石中的儿子?”马教练疑惑地问。

佐子健的大脑像拼图一般,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后又是一阵剧痛。

趁着佐子健用手捂着脑袋的时候,鲁焱把刀伸了出去,径直向他脖子划去,一旁的小曼顺势给打开了。

“妈的,你还有金钟罩?居然把我的刀弹开了。”鲁焱说着弯腰去捡地上的刀。

这时外面的警笛声响了起来,整栋医院都听的清清楚楚。

“收手吧,鲁焱,你无路可走了!”马教练劝慰道。

他三步并作两步,把马教练当做了人质。

“哈哈,我现在死了也值了,有那么多人陪我,不过我最希望的还是你,马教练!”他说着用刀顶着马教练往楼顶走去。

“哥哥,你没事吧?”小曼扶着佐子健问道。

“没事,我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佐子健头还是一阵疼。

再一次陷入到了回忆中。。。

“喂,子健,找到洛林了吗?”电话那头气喘吁吁的老李问道。

“没。。。没有,你呢。”佐子健擦着眼泪问道。

“实在找不到只有等了,等到二十四小时以后报警,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电话那头老李叹气地说。

就这样,佐子健忐忑地过了半天,一直到了晚上,终于熬到可以报警的时间,他们开始立案调查起来。

第二天他们从湖里把洛林的尸体打捞了上来,经过法医鉴定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老李把佐子健叫到了游泳馆的后门,点上了一颗烟抽了起来。

“还记得咱们曾经的约定吗?”老李吐了口烟问道。

“你是说要一起死吗?我没有忘。”佐子健说道。

“咱们的好兄弟既然选择了自杀,他在下面肯定寂寞,我们下去陪他说说话去也好。”老李说着踩灭了烟头。

“其实咱们当时说的都有点极端,现在咱俩都选上了,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去实现而去选择死,是不是有点对不起父母了?”佐子健有点退缩了。

“前程有兄弟重要?有我们的约定重要?我当初就是想咱们三个无忧无虑地在一起偶尔训练训练挺好的,可是现在呢?完全变了味。”老李说着情绪有点激动,开始朝游泳馆通往屋顶的楼梯上走去。

“老李,别这样,你再好好想想。”佐子健跟在他身后一个劲地说。

站在楼顶上,一阵微风吹过,老李张开了双臂。

“多么舒适的风,这样解脱应该不会有什么痛苦吧,子健,来吧。”老李说着伸出了手去拉佐子健。

“我。。。”佐子健手伸了一半又犹豫了。

他脚一侧,想转过身,结果脚下一滑,直接摔了下去,佐子健的手就那样地收了回去。

“老李,你肯定体会不到我现在的痛苦的,我是多么想去陪你们,可是。。。”佐子健说着转身离开了楼顶。

“子健,我可是非常看好你的!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呀!”石教练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我懂您的意思,我把最好的兄弟都放弃了就是为了这一刻。”佐子健低下头说道。

没过几天,正在一旁辅导训练的石中就被抓了起来,罪名是收受贿赂,违背了体育的职业道德。

正在泳池游泳的佐子健突然停了下来,空旷的游泳馆竟然传来了划水声。

“谁?”佐子健喊了一声,开始向四周看了看。

两双手各抓住了他的一条腿,把他拉进了泳池底部。

“我们的约定呢?我们在等你!”两只鬼异口同声地说。

佐子健吓得张大了嘴,水灌进了他的嘴里。

大脑一闪,从痛苦中缓过来的佐子健跑上了医院的楼顶,他身后的小曼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这时,楼顶上,鲁焱正在和警察对质,佐子健突破了警察的包围,跑到了最前面,大喊道:“鲁焱,放了马教练吧,我来做你的人质,你爸是我举报的!”

“你说什么?”鲁焱问道。

作者寄语:故事的前半部分结束了,貌似很少人看额,都没有动力往下写了。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相关阅读